十五岁成凶犯,牢房里学习编程,37岁出狱后年收入

dafengche 0

  来源于:量子位( QbitAI)

  文/板栗 郭一璞

  22年前,他是轰动一时的青少年杀人案件凶犯,杀掉了自身的小弟,都还没成年人、沒有读过高校就被资金投入了监牢;

  22年后,他出去变成一位美国硅谷程序猿,和斯坦福大学大学毕业生做朋友,年收入六位数,也就是最少10万美元。

  他是扎卡里·莫尔(Zachary Moore),一名凶犯、出狱工作人员、也是程序猿。

  22年的锒铛入狱职业生涯,莫尔究竟 经历了哪些?是啥使他拥有这般极大的成长?

  青少年教坏,铸成大错

  小故事的主人公莫尔,出世在八十年代的美国加州的蕾德兰兹(Redlands),它是洛杉矶市东面的一座小镇。

  莫尔的儿时并不幸福快乐,老妈全是醉鬼,每日都一副喝变大的模样,乃至小孩肚子饿了没饭吃也无论。更比较严重的是,莫尔还常常会被父母凌虐。

  在这类自然环境下,莫尔不但有烟瘾来酒瘾,乃至还沾染了吸食毒品的问题,心态狂躁,观念极端化。

  因此,在十五岁那一年的初秋,莫尔做出了极端化比较严重的罪刑。

  那晚,他合家亲人吵了一架,很多年至今积累的心态,恼怒、妒忌、痛楚涌上心头,一个邪惡的想法在莫尔脑子里闪过。

  那天晚上,莫尔的小弟在沙发上入睡。而莫尔悄悄的拿了一把刀,靠近入睡的小弟,用刀捅死了他。

  未成年手足相残,莫尔杀人案件变成那时候的时事热点,乃至持续走上了好几个星期的报刊今日头条。

  法面绝情,劳改二十五年

  殊不知在那时候的莫尔内心,他感觉自身并不是主观性要行凶,只是被凄惨的人生道路迫使做恶,法庭上的刑事辩护律师也“推卸责任”给了冰毒、嗜酒与家庭的凌虐。

  但法院并不那么觉得,铁面无私绝情。莫尔凶杀的罪行创立了,十五岁的他被判处二十五年。

  被判处后,他先在少年犯牢房拘役,成年人前又被迁移到专业拘押重刑犯的高安全级别牢房。

  最开始,莫尔和许多 犯人一样,不愿意正视自己做了的事儿。他也经常惹事生非,乃至被拘押到有“牢中牢”之称的Ad-Seg牢房。在那里,他每日有23个钟头被关进监狱里,基本上不容易和别人触碰。

  但便是在最封闭式的全球里,他逐渐了解自己的罪刑:不是他成长的自然环境驱使谋杀了小弟,是他自己杀了小弟。

  “很多人都是在跟我类似的自然环境下成长,但她们用别的方式解决了。因此,必须更改的是自身。”

  自此,莫尔添加了牢房里一群尝试改变现状的大家,相互支持。总算,在快到三十岁的情况下离开“牢中牢”,搬到一座不那麼苛刻的牢房,叫Ironwood,安全级别是中等水平。

  想不到改变人生的事儿就在这里产生。

  改变人生的程序编写新项目

  在这里所新牢房,莫尔发觉了一个称为最终一英里 (the Last Mile) 的非盈利新项目。

  这一新项目是美国硅谷投资者Chris Redlitz和老婆开创的,本来致力于教牢中人自主创业,之后提升了最新项目:教给一技之长,协助大家在出狱后融进社会发展,避免 大伙儿自甘堕落,重操旧业。

  摆脱牢房的情况下,每一个人只能取得10-200美元,政府部门都不给予住宅和工作中。以致于十人被释放出来,就会有七人到三年以内再次违法犯罪,由于欠缺收入来源。恶循环早已给监狱系统导致困境。

  那麼在美国硅谷,有没有什么专业技能比程序编写更非常容易找个工作?

  因此,最终一英里在牢房里搭了局域网络,教程序编写。

  莫尔第一批正式报名,并取得成功根据牢房纪录、逻辑思维能力等各类检测,变成 了编程课的学生。

  要了解,莫尔坐牢是在1996年,那时电脑上、互联网技术实际上还都不比较发达,他以前从未登过网,电脑上也仅用过3次,学习培训难度系数显而易见。

标签: #岁成 #杀人 #监狱 #里学 #编程 #岁获 #释后 #年薪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