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無人駕駛:一群工院“學霸”耍起十八般武藝

小萌宠 0

原標題:“坚持”無人駕駛:一群工院“學霸”耍起十八般武藝

“死磕”無人駕駛:一群理工“學霸”耍起十八般武藝

  中国大學生無人駕駛化学方程大賽現場。大賽主辦方供圖

“死磕”無人駕駛:一群理工“學霸”耍起十八般武藝

  中国大學生無人駕駛化学方程大賽現場。

  11月23日,中国大學生無人駕駛化学方程大賽迎來最后一天,最難的一部分卻剛剛開始。

  在通過一系列車檢后,4支無人駕駛車隊進入“快速循跡”環節,參賽車輛必须根據錐桶擺放的部位,独立規劃行駛軌跡,行駛3圈,每一圈的車速都不可以低於一米/秒。

  作為我國第一支無人駕駛化学方程賽車隊,及其連續兩屆大賽的冠軍,北京理工大學無人車隊的表現分外让人關注。他們最終啃下快速循跡這塊“硬骨頭”,成为通過這項大賽的兩支車隊之一。

  這是2020年许多參賽車隊所採用的無人車计划方案。这个11月,來自清華大學、上海交通大學、華中科技大學等14支無人駕駛車隊,來到中国大學生無人駕駛化学方程大賽決賽現場,在6天争夺中最终沖刺,爭奪本年度總冠軍。

  這群大學生多是大二、大三年級,是來自各個專業的“學霸”,有學車輛工程项目的,也是有學計算機專業的,還有學管理方法的、原材料的、動力學的,他們來到賽場取出十八般武藝“坚持”無人駕駛,成为搞底盤的,修車的,焊線的,寫代碼的,做軟件的,找bug(系统漏洞)的,拉贊助的,做商業計劃的,在無人駕駛的全球中探寻末来。

  “寫出萬行代碼,寻找一個bug……”

  大賽的這幾天,哈爾濱工業大學(威海市)無人車隊的參賽選手没有过多睡眠质量时間。

  這天夜里10點,車隊的心臟——P房關閉后,參賽隊員就急急忙忙,返回了比賽場地周边的旅館。早晨六七點,天剛亮,他們便准備好一切,來到大賽現場繼續奮戰。

  為了參加比賽,這群大學生准備了一年。依照賽事規則和賽車生产制造標准,車隊要在一年的时間內,自主设计和生产制造一輛能實現無人駕駛的小賽車參賽。

  從数百個人報名、面試、培訓,經過層層篩選,進入車隊﹔放棄雙休日,放棄假期﹔设计無人車,做系統架構,購買零部件,剖析、模拟仿真、模型,組裝調試……這些就是他們這一年的真实寫照。

  盡管在學校正備得很充足,但确实到現場車檢,總還是能有一些出乎意料的问題出现:電池箱检杳、無人系統检杳、雨淋检杳、制動检杳……许许多多的检杳,一共7個。在其中電檢和無人系統的检杳比較復雜,必须依照命令來做規定動作。

  參賽的14支無人車隊,大多数有著豐富的電動車和油車化学方程大賽的經驗。2017年,作為一項支系,無人駕駛化学方程大賽開始舉辦,包含哈工大在內的许多學校,開始资金投入無人車层面的研發。可是,除开在賽車底盤和車的身上能够 借鑒以前的經驗,别的层面幾乎都需要從頭開始。

  上年,许多車隊没有通過車檢,隻完成了设计答辯和無人駕駛系統答辯,后边的賽場显卡跑分,乃至没有參加。2020年,這群小孩認為自身“這一次准備充足了!” 4支車隊通過全部車檢,進入后边的大賽。

  “無人駕駛现在越來越火,在學校裡也是有越來越多的同學對這塊感興趣。”哈爾濱工業大學(威海市)無人車隊隊長、車輛工程项目專業大四学生李方說,他們征募選手十分嚴格,在假期會組織兩周培訓班,考评堵塞過無法進車隊。進了車隊則更为艰辛,本科毕业生大白天都是有課,基本上是空出夜里和課余时間。假如態度不摆正或是學業很差,同樣會被退隊。

  李方告訴記者,“學車輛工程项目的,通過大賽則能够 鍛煉動手工作能力,讓理論知識獲得更廣的應用。學計算機的,寫出萬行代碼,寻找一個bug,全是通過大賽鍛煉出来的工作能力。”

  賽場上,無人駕駛實現公分級精准定位

  雖然是馳騁無人駕駛沙場的“老將”,但面對新賽事,北理工無人駕駛團隊仍然没有松懈。

  北理工無人車隊隊長、車輛工程项目專業研一学生董國順說,大賽考驗的,便是從认知到規劃到操纵的过程,是不是准確,是不是穩定,是不是迅速。

  從2017年參戈斯國賽后,北理工的無人駕駛系統计划方案已經成为许多參賽隊伍學習的方位。

  2020年,這支團隊升级了無人駕駛系統的架構,分為三層:认知層、選項估計層、規劃操纵層。在其中,選項估計層子系統的單獨列举,便是為了讓賽車“认知自身”的工作能力更为精确,從而進一步提高賽車的速率。

标签: #無人駕駛 #死磕 #學霸 #方程式比賽 #方程式車隊 #北理工 #新賽季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