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单炒信”,正在被围剿

dawanjia 0

近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对快手起诉杭州某技术公司及相关人员涉及不正当竞争的纠纷案作出判决,认定该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并责令其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快手损失100万元。

此案在业界引起广泛关注。刷单、刷流量,过去在很多人的认知不过尔尔,顶多也就是被平台警告、扣信用,最严重不过封禁。然而,此时就要惹官司?

没错!!!

今年5月以来,国家网信办启动“清朗”8大专项行动,其中涉及社交电商的专项行动就有5项。国家严打流量数据造假、毒流量,以及破坏网络平台算法公平的行为,包括通过刷单、炒单、虚假流量、“毒流量”来搞商业运营的问题,将严厉打击组织专业团队、利用网络软文、网络红人、知名播主、直播带货等方式“刷单炒信”、进行虚假宣传等各种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其涉及平台有淘宝、天猫、京东、大众点评、美团、QQ、抖音、快手,以及华为、OPPO、VIVO手机的APP应用下载平台等。

对此, 专业人士分析,如此压力之下,平台为了避免被“虚假流量”和“毒流量”反噬,提高平台公信力和竞争力,对于扰乱公平秩序的刷单行为必不手软。

据统计,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国各级市场监管部门共查处办各类不正当竞争案件3128件,罚没金额2.06亿元。

显而易见,我国流量净化监管将进入高压时代。

“刷单炒信”并非新闻,但透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的相关案例可知,“刷单炒信”已经形成了网络黑灰产业,严重侵犯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必须采取有效措施遏制这股歪风邪气,维护正常市场秩序。

如今,我国已多年位列全球最大网络零售市场,打造良性市场秩序更显重要。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网上零售额达11.76万亿元,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9.76万亿元,已经占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24.9%;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7.82亿,占网民整体的79.1%。

与之伴随而来的,网购从新兴消费模式变成了主流消费模式,不正当竞争行为也愈演愈烈。截至2021年上半年,各级市场监管部门共查办的“刷单炒信”、虚假宣传等各类不正当竞争案件3128件,罚没金额2.06亿元,而这应该也仅是冰山一角。

“刷单炒信”已然成为了市场的一颗“毒瘤”,必须对其重拳出击,从严从重查处。

2021年8月17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就《禁止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规定(公开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定(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规定(征求意见稿)》共七章四十条,在充分吸收《反不正当竞争法》、《电子商务法》等已有法律规定的基础上,细化了对网络环境下的混淆行为、商业贿赂、虚假宣传等常见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治理规定,并针对近年来不断涌现的“反向刷单”、“屏蔽广告”、“二选一”及“大数据杀熟”等新型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规定了更为明确的认定标准和规制措施。未来,这一规定的正式出台必将对网络环境下利用技术手段实施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实施更为全面、严格的监管。

2021年5月8日,国家网信办启动“清朗”系列专项行动,也旨在整治网络违法违规问题,力求有效遏制网络乱象滋生蔓延,针对突出问题打好攻坚战,在全网开展“大扫除”,为管网治网长效机制建设积累经验,为构建清朗网络空间打下坚实基础,通过专项行动集中时间集中力量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提高人民群众幸福感获得感。

2021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林广海在最高法发布会上表示,为维护社会公共利益,人民法院通过案件裁判严惩网络刷单炒作信用、身份盗用等网络灰黑产业。由此看来,最高人民法院进一步明确了“刷单炒信”行为的性质,“刷单炒信”被明确定性为是“网络黑灰产”的一部分。

治理“刷单炒信”,本来就离不开平台的履职。各大电商平台必须明白,自身承担着监管商家、维护消费者权益的职责。“刷单炒信”不仅蒙蔽乃至坑害消费者,而且伤及平台的公信力。平台必须负起主体责任,及时处置违规商家,更要积极配合行政部门的治理。

近日,大众点评发布“清风行动”半年治理结果。数据显示,过去5个月,大众点评重拳出击刷单炒信网络灰黑产,处罚“刷好评”用户账号5万个,处罚“刷单”“刷评”商户1万余家,协同执法机关打击29个非法刷单网络灰黑产团伙。日前,法院判定南京一虚假刷量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其团伙头目被判赔偿大众点评50万元。

淘宝刷单看似成为了常事,但大家也知道这种行为是淘宝不允许的。虚假交易的,淘宝将对卖家的违规行为进行纠正,包括删除虚假交易产生的商品销量、店铺评分、信用积分、商品评论,情节严重的,还将下架店铺内所有商品,永久关闭店铺。

另外,2020年开始,淘宝每月都会对商家进行售假抽检,若发现存在恶意刷单的行为,商家或面临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破坏生产经营罪、虚假广告罪、敲诈勒索罪和诈骗罪等处罚。

早在2016年618前夕,京东CEO刘强东在内部信中明确了京东商业价值,诚信经营,坚定杜绝假货,严打刷单行为。假如商家被抓到虚假交易首先是咚咚警告;其次,刷单严重的话正式发送邮件到卖家邮箱,后台扣分,直接系统提醒。

拼多多表示会建立“反作弊系统”,通过自发展示平台“总售数据”、打击虚假发货等措施,在动机和可能性上消除刷单作弊。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对商家要求也是十分严格。

商家发生延迟发货,拼多多平台将按照3元/单的标准自商家店铺账户保证金及/或货款余额扣除对应的消费者赔付金;

而对于作虚假发货处理的订单,拼多多平台有权从商家的账户余额及/或保证金中扣除对应的消费者赔付金;

拼多多对假货打击也绝不手软,直接扣除商家保证金以及未结货款中相当于补贴金额十倍的款项作为违约金。

早在2019年,快手就已经发布了《快手小店经营违规管理规则》、《快手小店商品推广管理规则》、《快手小店售后服务管理规则》、《快手小店发货管理规则》四项规则,力求加快对平台上的电商经营治理。卖家在快手官方电商平台淘宝、天猫、有赞等第三方交易平台完成交易,均需遵守上述相关规则。

10月12日,成都市2021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网剑行动)正式启动。

据介绍,该行动由成都市市场监管局、市委网信办、市公安厅、市邮政局等24个部门联合开展,将一直持续到12月。这期间,相关部门将通过严厉打击网络市场违法行为,落实电子商务经营者责任义务,着力规范网络市场经营秩序。

10月12日,济南市市场监管局联合市委宣传部、市委网信办、市公安局等10部门召开市级部门联席会议,统一部署2021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网剑行动)。会议确定,从现在起到12月中旬将加大联合执法力度,集中整治网络市场突出问题,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维护良好网络市场交易秩序,促进全市网络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各部门将充分发挥市级网络市场监管联席会议作用,加强部门信息共享和分工协作,加大网络案件查办协调力度,严厉打击网络市场各种违法行为,有力规范网络市场经营秩序。

近日,广东省市场监管局正对外征求《广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办法(草案建议稿)》意见,草案建议稿专门制定“互联网专条”列举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具体情形。此外,针对交易量、点击量、用户评价等“刷单炒信”行为拟明确规定为商业误导。

近日,宁海县公安局经侦大队联合梅林派出所、桥头胡派出所精干警力成功捣毁以胡某、鲍某为首的2个“刷单炒信”团伙,抓捕犯罪嫌疑人18名,涉案金额高达1.4亿余元。

目前,犯罪嫌疑人胡某、鲍某等3人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剩余15名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仍在进一步侦查中。

事实上,诸如此类恶意刷单、数据造假等现象在近几年已屡见不鲜,甚至延伸出一条巨大的灰色产业链,在破坏电子商务市场正常经营秩序的同时,给电商平台的社会信誉体系也造成了严重冲击。

在本文开始所述案件中,快手将一款直播场控软件的服务提供者告上法庭,指控该公司利用直播场控软件,控制大量手机对直播间进行点赞、送礼、评论、关注等操作,制造直播间的高人气、高互动假象。部分案外人还凭借直播热度攫取了额外的不当利益。

据了解,自2018年以来,快手平台就对直控、群控、云控等扰乱平台秩序的网络黑灰产业进行排查打击,但直至2020年12月,快手平台对此提起的法律诉讼案件就多达200件。

快手方面表示,尽管设置了专业的反作弊团队、采用先进的AI技术,但此类不正当竞争行为仍然屡禁不止。

相关新闻报道,自今年4月以来,亚马逊利用《卖家行为准则》等格式条款,对平台上的中国卖家实施了大规模的封店行动。无论是规模、范围还是严格程度,这次封号在亚马逊历史上都是首次。至于为什么封号,主要原因是卖家“不当使用评论功能”“向消费者索取虚假评论”“通过礼品卡操纵评论”等。

9月17日,亚马逊召开了全球首个综合型卖家培训中心落户杭州活动,在这次活动上,面对媒体关于封店潮的狂轰滥炸,亚马逊全球副总裁、亚马逊全球开店亚太区执行总裁Cindy Tai无奈透露:过去的5个月,亚马逊关闭了约600个中国卖家品牌销售权限,涉及品牌数约3000个,包括一些大卖家。

但其公布的只是前五个月的数据,6、7、8月份并没有披露,所以封号影响到的卖家远比这个数字大很多。据深圳市跨境电子商务协会统计,今年5月份以来,亚马逊平台上被封店的中国卖家超过5万户,预计已造成行业损失金额超千亿元。

中国跨境电商接连出现封号、资金冻结、货物锁仓等情况。在此大网之下,几乎没有任何漏网的商家。

然而,解除封号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商家需“自首”并列出全部刷单数据才能解冻账号,但这样一来,平台就掌握了商家的“犯罪证据”,并顺着这份数据调查参与刷单的用户是否存在其他刷单行为,以此环环相扣。

深圳市跨境电商协会会长王馨表示,亚马逊早在5年之前就禁止违规测评,但一直以来,卖家们对此并不在意,“刷单”“刷评论”行为十分普遍。

英国竞争与市场管理局首席执行官Andrea Coscelli 称:“我们担心数百万的网购者可能会被虚假评论误导,然后根据这些推荐花钱”,“同样,如果一些企业为了突出他们的产品或服务而伪造5 星评价,而守法企业却输了,那也是不公平的。”

近年来,流量“变现”带来巨大经济效益,带动了网络经济的蓬勃发展,同时导致通过“作弊”方式刷流量、刷评价的“刷单炒信”行为日益花样翻新。

“刷单炒信”掩盖了消费者对产品的真实评价,使得本应引导消费、引导市场的消费者评价,沦为不良商家谋取不当利益的工具,“刷单炒信”不仅损害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而且误导消费者,损害了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对此,广东智璨律师事务所相关负责人对财鲸岛表示,刷单炒信属于违法行为,既损害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等合法权益,也损害其他经营者合法权益,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属于互联网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电子商务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刷单炒信”将面临民事、行政、刑事方面的处罚。

据广东智璨律师事务所相关负责人介绍,从刷单、炒信等电商乱象发生的地点看,目前类似案件大多分布在浙江、广东、北京、上海、江苏等社交公司多、网红多、直播业态发达的地区,且自2018年起,案件数量呈逐年上升态势。

十大案件数量省份排名(数据来源:广东智璨律师事务所)

2018年至2021年10月案件数量变化(数据来源:广东智璨律师事务所)

对此,广东智璨律师事务所相关负责人还特别提醒,商家在实际经营的过程中,应秉持诚信原则,公平良性竞争,不要为了提升虚假信誉购买或者提供刷单服务。消费者在网络购物时,要提高警惕,货比三家,准确识别网络商家的虚假宣传行为,防止掉入“刷单炒信”的骗局。

从短期上看,刷单似乎是商家和平台的“双赢”之选,但长期以往,会给消费市场造成难以挽回的信誉危机,给平台带来负面影响。

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长期困扰着互联网经济规范持续健康发展,其恶劣影响早已外溢出本行业范围。饱受诟病的“刷单炒信”,就是典型的市场环境恶化后形成的“共输”局面,除产业链利益方外,凡有关联者皆不胜其烦。

严厉打击以“刷单炒信”为代表的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维护社会主体之间的信任关系,利在当下又惠及长远。

刷单是表象,失信是根本。为了利益弄虚作假,是对法律缺乏基本敬畏,也是对诚信的亵渎。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容失信行为一再冲击社会底线。必须对失信行为加大惩处力度,让失信的个人或企业付出沉重代价。

双十一即将到来,各大电商平台又将再度为流量而战。企业经营者和从业者要遵守诚实信用的商业道德,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切实维护规范有序的社交电商产业环境生态。

在未来的道路上,行业首先要重构的是意识。过往路径已成死胡同,需尽早转型,选择一条正确的路。

刷单现象存在的根源是电商平台的商品销量、用户评价、商品排名等信息影响。电商人之间甚至流传着一句话“不刷单是等死,刷单是找死”,但仅靠自然交易无法使商品得到一个较高的曝光度。因此,刷单灰产应势而生。

2021年7月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先后发布两批共计20个案例,对“刷单炒信”、虚假宣传等不正当竞争行为予以打击。经过整理发现,20个案例中,14个案例属于商家找人“刷单炒信”被处罚;5个案例属于为商家提供“刷单炒信”服务而被处罚;1个案例属于自行“刷单炒信”而被处罚。

商家联系刷单公司、刷单群刷单,为自己的网店虚构交易记录、销售量等。

商家“直播带货”雇佣专门的“水军”,在直播时进入直播间刷人气、刷虚假流量,增加在线人数,制造虚假的高人气氛围。

②商品回流到商家:商家购买多个账户,让公司员工使用这些账号作为“买家”,在自己的网店购买产品进行刷单。物流因账户设置的虚假地址无法送达,快递员联系“买家”后,按要求送到商家的经营场所。

③商家组织员工以及亲友帮忙下单:实际不发货,退款+另外再给刷单佣金。商家虚构销售状况,欺骗误导相关公众。

④商家自购刷单:商家利用商城后台管理系统,先调低商品单价后,再大批量自购的方式进行刷单。

⑤商家冒充消费者评论:商家对平台上部分没有用户评论的商品,虚增用户的昵称、头像及评论内容,冒充消费者进行评价,欺骗误导相关公众。

*本文中部分案例和数据由广东智璨律师事务所提供。

文章来源:财鲸岛

标签: #防骗网 #防骗 #刷单炒信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