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期乐风控或出漏洞,盗用身份信息轻松骗贷

dawanjia 0

乐花卡额度被盗,分期乐可能也难逃干系。

撰文|格东

通过盗用用户信息即能套出贷款,分期乐的风控失灵了?近期,太原警方披露了一则贷款诈骗案件,受害人系分期乐用户,犯罪嫌疑人通过使用受害人身份信息,盗走乐花卡内上万元贷款。乐花卡为乐信旗下的信用支付产品,支持绑定微信、支付宝,额度可用于消费、转账、发红包等。值得一提的是,从申请、授信到盗刷,分期乐竟然没有启动风险预警并终止嫌疑人套取资金,最终导致受害者遭受财产损失。这起案件或许也反映了分期乐的风控存在问题。

凭身份信息转走万元贷款

据警方披露的信息,受害人张女士因同事推荐分期乐可领红包才注册成为平台用户。她下载分期乐一段时间后,觉得红包金额越来越少,便准备卸载软件,这时被平台告知有一笔贷款未还。张女士平时只用分期乐领红包,未申请贷款,这12000元的贷款从何而来?警方查询发现,给张女士推荐分期乐的同事成为嫌疑人,该同事在推荐她下载分期乐时,利用她的身份信息申请开通乐花卡,看到可用额度后心生歹意。由于不能直接在张女士手机上套取贷款,张女士的同事便以看手机型号为由,偷偷记录下她的身份信息及乐花卡虚拟银行卡卡号。随后,嫌疑人利用张女士的身份证信息注册绑定一个微信小号,并把乐花卡绑定微信支付。在张女士未察觉的情况下,嫌疑人通过微信小号和关联的亲属卡多次转账,直到把张女士乐花卡内的额度套现。目前,嫌疑人黄某已经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张女士的贷款被骗过程并不复杂,期间嫌疑人支用贷款的动作不止一次,但分期乐的智能风控似乎失灵,没能通过多种风险提示阻止受害者财产受损。与消费金融公司的信用支付产品不同,分期乐的乐花卡用途更广,除了消费支付,还可以转账、发红包。虽然乐花卡表示借款用途限于日常生活消费,但实际用途难以管理。

消费者保护不完善

除了风控上涉嫌存在漏洞,分期乐在消费者保护方面还有不足。利率公示方面,分期乐只展示了当前可借额度,利率方面模糊表述为“利率优惠、快速到账”,消费者根本无法在授信和申请借款之前获知利率参考范围。乐信旗下的乐花卡也未明确给出利率区间。

在分期乐申请贷款页面点击“查看借钱额度”,就要上传个人身份证信息,进入授信环节。在授信环节,依然没有公示贷款利率区间。消费者若想申请贷款,只能授权所有授信信息,才能获知最终的贷款利率。

央行在年初发布〔2021〕第3号公告,明确要求所有贷款产品均应明示贷款年化利率,小额贷款公司以及为贷款业务提供广告或展示平台的互联网平台等也同受监管。对于小贷公司和互联网平台,资金成本高,客群下沉,利率也就相对较高,如果要求它们公示利率,很可能会影响到消费者的交互和转化。

乐信在上市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梯队中居头部位置,凭借分期乐、买鸭、电商业务创收。乐信在2021年第二季度营收达33亿元,毛利16.6亿元,息税前利润10.01亿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同比增长85%。

从交易量上看,乐信远超一些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也正是拥有电商和助贷带来的规模化效益,才能让乐信业绩向好。眼下助贷显然成为乐信生财之路,乐信CEO肖文杰曾表示乐信助贷业务将全面转向纯科技服务模式。

所谓纯科技服务即为轻资本模式下的分润助贷,助贷机构不再兜底担风险。这一模式的前提是,资产端必须具备流量、场景和技术优势,金融机构才会增加资金投放规模。从乐信的新业务布局上看,为了保持商户和用户的粘性,乐信不断在电商和用户权益上下功夫。

不过,以乐信为代表的金融科技公司的助贷模式和盈利结构也将面临监管政策修正。征信业务管理规定出台,监管禁止助贷平台直接向金融机构输送用户信息数据,助贷的风控服务模式变为助贷机构+征信机构+金融机构,这意味着助贷平台必须出让一部分市场份额,商业模可能会受到影响。分润方面,监管此前发声要加大对大型互联网平台等市场主体收费方面的监管力度,以实现减费让利。助贷降费直接影响助贷机构的营业利润率,尤其是部分平台获客成本较高,业务很可能面临承压。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