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动荡:大规模裁员 交易额下滑 市值已下跌38.6%

dawanjia 0

文:卡贝

“上海贝壳全员N+3,18号之前办完手续,30号物业关停”。

“贝壳裁员N+3实锤,18号全走完,平心而论上了3个季度班补贴了3个月,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但是的确算良心了”。

关于贝壳上海裁员的消息仍在发酵,尽管贝壳已经公开回应称:“此次优化的部门是贝壳找房在上海地区的金融等部分业务”。但在社交平台上,仍有不少自称贝壳员工的人称,上海已经“一锅端”。

不只是上海,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重庆、长春、深圳、惠州等地都已相继开始裁员,其部门涉及交易中心、城市增长中心、运营、研发、财务等。

对此,贝壳官方回应称,“系部分城市业务调整。对于调整涉及到的员工,将严格遵守国家劳动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妥善安排,同时为其优先提供内部转岗机会。”

号称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的贝壳找房怎么了,为何裁员,金融部门又为何成为重灾区?

市值下跌38.6% 新房交易额或下滑

2001 年,左晖成立地产经纪公司链家,在北京安贞开出第一家门店。

2018年4月,线上房产服务平台贝壳找房上线,链家成为贝壳的一部分,两者之间的关系是,链家是贝壳找房的前身。

2020年7月24日,贝壳找房向美国证监会递交招股书,同年8月13日,贝壳找房正式上市,发行价为每股 20 美元。开盘首日,贝壳上涨 87.2%,市值 422 亿美元,赶超彼时的恒大,接近万科。

而截至2021年10月19日,贝壳找房的市值为259.1亿美元,下跌38.6%。

关于贝壳找房的业务范围,招股书中提及了三大方向,分别是存量房交易、新房交易服务、新兴和其他服务。这其中,新兴和其他服务包含了房屋出租、房屋装修、房地产金融解决方案和其他服务等领域。

业务范围虽广,但在上市之前,存量房交易才是贝壳找房的主要收入来源。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贝壳找房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5亿元、286亿元、460亿元。

在此期间,贝壳找房的新房业务也在猛增,2018年到2019年,贝壳找房的营业收入从286亿元增长至460亿元,这增长的176亿元营收中,有近130亿元就来自新房业务。2019年,贝壳找房的新房业务营收占比首次超过40%,逼近存量房业务。

据最近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贝壳找房存量房交易服务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7.9%至198亿元,新房交易服务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1.9%至139亿元,新兴及其他业务收入同比增长50.6%至7亿元。

与营业收入同步增长的是贝壳找房的门店数量及员工数量。

截至2021年6月30日,贝壳的门店数量为52868家,较2020年同期增长25.1%;经纪人人数为548600人,较2020年同期增长20.3%。

在盈利方面,2017年和2018年,贝壳找房分别亏损5.74亿元、4.68亿元。2019年,更是一举亏损21.84亿。

2020年对于贝壳来说是一个转折点,这一年,贝壳实现净利润27.78亿元,同比增长227.21%。

扭亏为盈对于贝壳来说无疑是一则好消息。但市场似乎却没有给贝壳太多喘息的时间。

今年以来,伴随着“上调二手房贷利率”、“二手房指导价”、“二手房停贷”等一系列监管调控政策,房地产的日子并不好过,这其中,最为直接的表现便是二手房交易量出现下滑。

易居房地产研究院报告显示,2021年9月,易居研究院监测的11个热点城市二手住宅成交量环比大降19.8%,同比暴降45.5%。二手住宅市场形势急转直下,成交量连续5个月快速下滑。

在这样的背景下,贝壳也未能幸免,有数据显示,今年6月贝壳有近50个城市的二手房成交量,环比下降约20%。而或正是受此影响,今年二季度,贝壳二手房业务实现收入96.28亿元,同比增长仅有4.88%,增速大幅放缓。

房产调控政策下,二手房被影响,新房业务也并不安全,贝壳找房CFO徐涛认为,下半年新房市场GTV将同比下滑。

金融部门为何成为裁员重灾区?

业务减少,公司成交量下滑,业绩下挫之下,裁员势必发生。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分析称,现在主要二手房市场成交量平均下将近70%,大部分中介公司都是按照之前成交量配备的人员和门店,按照当下这个市场情况再维持2-3个月,行业内预计会出现半数以上的裁员。

目前来看,贝壳找房的裁员速度显然更快一些。在本次裁员中,金融部门成为重灾区,为什么是这个部门。

开展金融业务最重要的是牌照,贝壳在这方面还是有优势的。据统计,贝壳的金融牌照多达7张,其中融资担保牌照就有两张,还有支付牌照、小贷牌照、保险经纪牌照、融资租赁牌照、商业保理牌照等。

贝壳金服起步于2006年的成立的链家金融,2017年3月正式独立运营,曾是贝壳重点发力的“第二增长曲线”。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在组织架构上,金融与链家、新家装事业部同属贝壳的二级部门。其总部位于北京,在上海、成都两地设有分部,目前员工在600人左右。

金融部门的职能,是为贝壳的全产业链用户提供金融服务,如为租房服务的“月付贝”、为装修客户提供的“装贝”,以及为用户提供资金保障所的“住贝”。

事实上,从财报披露的数据来看,金融业务带给贝壳的收入并不多。

2020年二季度,贝壳的新兴及其他业务给贝壳带来的收入仅0.4亿元,2021年同期为0.7亿元,而2021年上半年,这一收入为1.2亿元。

从今年上半年来看,金融业务的增速有所提升,毕竟,新兴及其他业务收入的增长的主要原因就是由于金融服务渗透率提高所致。但这对于贝壳的整体收入来讲,实在太少。

如今,金融业务似乎已成标配,BAT无一例外,但其风险也不容忽视。

贝壳对于金融业务的风险也是早有认知的,早在招股书中,贝壳多次强调了涉及金融业务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比如中国金融服务方面的监管不确定性可能会损害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金融服务可能受制于中国关于金融服务的各种法律和法规。

赚钱少,还自带风险,业内人士将其归纳为金融业务在贝壳此次瘦身中被消减的主要原因。

但金融部门真的是此次裁员的重灾区吗,如果是,那除上海之外其他地区的金融部门,又是否安全呢?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