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监管:怎么看、怎么办

dafengche 0

  12月7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对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公司进行了提醒式约谈。根据媒体报道,监管部门指出,目前的问题包括“附近订单”功能偏离顺风车本质,涉嫌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用户头像显示性别、开展长途城际服务等方面存在安全风险隐患。12月8日,嘀嗒出行声明称:将坚决抵制非法营运,不把顺风车做成廉价网约车,认真落实主管部门的工作要求。

  2018年5月和8月,连续发生两起顺风车司机杀害乘客的惨案,曝出司机可以对乘客自由评价、标注“长相甜美”“穿丝袜”等争议,导致顺风车业务在全国范围内的长时间整顿。如今,对顺风车的“严格监管”思路依然占据上风。

  但必须指出的的是,“业余”的顺风车与“职业”的网约车存在本质差异,顺风车的风险高于网约车,不应被视为更便宜的网约车。此外,仍应当尊重顺风车司机对乘客的选择和评价权,对顺风车的安全性要求仍然是无法无限升级的,便利与风险、事故损失与防范成本必须寻求平衡。

  坚守非职业化的定位

  顺风车顾名思义,即司机顺路捎人的车。和职业司机“指哪去哪”不同,顺风车的“初心”是一种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的车辆空间共享的经济形态。相关的需求早已有之,但在互联网技术条件下,供需双方实现低成本的撮合匹配的概率获得了大幅提升。

  对司机而言,顺风车的意义在于,车辆的剩余空间处于闲置状态,多增加一个乘客几乎是无本生意。对乘客而言,搭顺风车就未必能要求自己在最合适的地点上下车,甚至对车辆和司机的品质也未必能多加挑剔,故而也不应支付和网约车一样的费率。

  因此在一定意义上,顺风车是廉价版的网约车,但不是职业网约车的“减价不减质”或“减价减质”,而是在减价的同时,服务质量出现了较大波动。乘客有可能会遇到比职业网约车更好的车辆或司机,但同样有不小的概率遭遇“更不专业”的司机。而司机既然必然不能和网约车获取同等报酬,那就必须通过监管确保:愿意开顺风车的司机,真的只是打算在既定行程内找个伴、省点油钱等,而不是为了获取职业性或营业性的报酬。

  这是由于:既然顺风车的货币报酬显著低于职业网约车,职业顺风车司机就只会在自己提供的服务水准也显著低于职业网约车时,才会形成性价均衡。这等于大幅度拉低了顺风车的门槛,可能会突破运营服务应有的底线。

  所以除了一键报警等安全防范措施外,目前平台提出的一些防止司机职业化的措施是颇为有益的。例如一天不超过4次,将合乘价格限制为当地商业运营车辆定价50%左右的一口价。有的措施基于类似的原理,也可以理解。例如虽然有个别乘客确实会有在凌晨1点-5点间搭顺风车、或搭800公里以上顺风车的需求,但能提供此类服务的司机恐怕也寥寥无几,河南天意健康咨询有限公司,故而禁止此等时空的顺风车服务,也不会带来太大影响。

  私车共享活动的权利

  但还有一些措施,可以有更多讨论。例如,虚拟头像不显示性别差异等场景限制,这种措施显然是针对2018年两名年轻女性遇害的命案,但未必真会有实际意义。

  首先,包括那两起命案在内的凶案并非针对特定对象的预谋事件,而更是“见色起意”的临时性。据报道,至少一名凶犯司机在命案前一日,就有过对其他女性乘客的犯罪企图。因此,即便乘客呼叫时不显示性别,一位已然上车的女性乘客会处于同样的危险状态。

  其次,即便不显示乘客性别的初衷是为了保护女乘客,这种“盲盒”状态却又令女司机陷入困境。顺风车的司机开的基本上是私家车,在他们心中,车辆不是公共交通工具,而仍然是私人空间,他们会对进入者有一定的筛选需求。女司机为了安全、干净或方便,只愿意接受女乘客是很正常的心态。措施设计者光顾着防范“专找女乘客的男司机”,却一并防范了“专找女乘客的女司机”。如果这导致女司机大量退出市场,就意味着女乘客会遇到更高比例的男司机,可以说风险更大了。

  再次,男司机专找女乘客的现象本身不一定严重,就算存在,也未必是需要防范的恶现象。和女司机一样,男司机为了安全、干净或方便,而倾向于女乘客,同样不能说是阴暗的心理。这不一定是想“欺人”的表现,而可能只是不想“被人欺”。

  所以,允许顺风车司机和乘客互相以个性化的方式描述对方,本属一种正常的资源配置的辅助机制。

标签: #顺风车 #监管 #非法网约车业务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