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铁幕」全面降落

小萌宠 0

在重重“铁幕”之下,金融早已不是从前那个可以策马奔腾的草原了。再强大的赛博权力,也必须从属于世俗权力。就像风吹一阵就过,而草永远是草。

作者:董云峰

编辑:叶冬

今非昔比。

从第三方支付,到银行存款、银行理财,再到互联网贷款,一副横贯金融领域的铁幕已经拉下。

往大了说,针对互联网平台——数字“豪强”的“铁幕”,正在降落。

本世纪以来,科技+资本所形成的霸权,正在遭遇强力遏制。人心早已大变,那些关于技术的期待与幻想,大多走向了反面。

一个全新的时期。

01

滴滴一声,震惊寰宇。

在滴滴静悄悄登陆纽交所之后,7月2日,国家网信办发布公告,对“滴滴出行”实施网络安全审查,审查期间“滴滴出行”停止新用户注册。继“滴滴出行”全网下架后,滴滴旗下另外25款App也被要求下架。

7月10日,网信办公布《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要求掌握超过100万用户个人信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接受网络安全审查。

从蚂蚁事件到滴滴事件,事态发展在很大程度上走向了难以言说的地步。

环球时报评论指出:国家不能够任由互联网巨头成为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规则制定者,标准一定要掌握在国家手中。决不能让任何一家互联网巨头成为比国家掌握还详细的中国人个人信息的超级数据库,更不能给它们对那些数据的随意使用权。

隶属于人民日报旗下公司的“踏浪青年”公众号,更是将此事上升到了“关乎国运的全面战争”:

中国从民间到高层,都极其担心滴滴为了快速上市,以打包上交大数据的方式,和SEC做了交易。一旦此事为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递了刀子。在这场关乎14亿中国人的网络战争里,中国将处于极其被动的战略地位。

敬告“滴滴”们,万万不可端起饭碗吃饭,放下饭碗卖国。中国绝不能因为你们的一己私利,就前功尽弃,输掉这场关乎国运的全面战争。

挺吓人的。

02

数据即资产,即权力。

在低隐私权红利之下,数据给中国互联网平台带来了可观的财富与权势。它们对数以亿计国民的了解与洞察,可能超过了有史以来的一切权力系统。

所有平台的崛起都是带着原罪的。当时局扭转,数据问题也就成了这些互联网平台的死穴。以信息安全、数据安全之名,没有平台是无辜的。

大多数技术精英与资本精英终究摆脱不了幼稚病,他们合作打造的数字王国,还远远没有到大而不能倒的地步。

即将生效的《数据安全法》第二十四条写道:

国家建立数据安全审查制度,对影响或者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数据处理活动进行国家安全审查。依法作出的安全审查决定为最终决定。

当互联网平台大到一定地步,就必然成为国家安全的一部分。

平台再大,大不过天。

03

相比滴滴所遭遇的,助贷“断直连”更细微,却同样折射出了时代风向的巨变。

据媒体报道,监管部门要求网络平台在与金融机构开展引流、助贷、联合贷等业务合作中,不得直接向金融机构提供个人主动提交的信息、平台内产生的信息或从外部获取的信息,即实现个人信息与金融机构的全面“断直连”。

从业者过去半年来的担忧变成了现实:助贷业务被纳入征信范畴,而征信必须持牌。如此一来,互联网平台需要通过征信机构与金融机构进行数据合作,现有的助贷商业模式有可能被颠覆。

概言之,互联网平台恐怕不能直接拿数据与金融机构做生意了。

2013年以来,凭借数据优势,互联网平台在金融领域攻城拔寨,从汇到贷再到存,几乎无往而不利。金融业务又反过来提升了互联网平台的数据权力。

在此之前,央行在2017年通过第三方支付断直连,为商业银行的“汇”建立了一道“铁幕”。进入2021年,监管层正式叫停互联网平台存款,并明令禁止互联网平台销售银行理财,为商业银行的“存”降下了“铁幕”。

而自2017年末现金贷整治至今,留给互联网平台的空间越来越窄。随着轻资本/分润模式下的助贷被纳入征信,信贷“铁幕”亦落了下来。

如今,面对金融领域,互联网平台或许会恍如隔世:早已不是从前那个可以策马奔腾的草原了。

金融“铁幕”全面降落。

04

还有似乎更加匪夷所思的。

7月8日,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局长郭武平向互联网平台“开炮”:

目前存在多个市场主体多头收费的问题。一些大型互联网平台通过导客引流来收取费用,这可能就占到6%、7%,再加上一些提供风险缓释措施的市场主体收取6%、7%,真正银行收的可能也就是4%、5%,坦率地讲也不多。

下一步既要规范银行端收费,同时还要在与融资收费相关的其他市场主体方面加大规范力度,包括大型互联网平台,以及其他一些提供风险缓释措施的市场主体等。

“坦率地讲也不多”,很有意思。确实是不多,但是借得到的人更不多。确实是不多,但是银行基本躺着挣钱。

从市场的角度,我们还可以举出很多条理由去反驳郭武平。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有些东西,超越了市场的范畴。

互联网平台加大“让利”力度,已然板上钉钉。尽管互联网平台不是国企,更不是慈善机构,本没有“让利”的义务。

今年两会期间,某人大代表建议“规范微信支付不合理收费行为,大幅度降低微信支付手续费”,此后政府工作报告直截了当地要求适当降低小微企业支付手续费。尽管,就连官方都承认中国支付手续费大幅低于国际水平。

时局如此,“让利”也罢,“担当”也罢,躲不过去的。

05

过去十年,是数字“豪强”全面崛起的黄金时代。

十年里,互联网平台与政府及国民之间,整体处在“蜜月”阶段,推动互联网平台一步步成长壮大。在疫情突袭的2020年,这股强劲势头达到巅峰,业务规模与市值/估值再创新高。

盛极而衰,物极必反。这一次,不仅是政府的态度出现重大变化,国民的态度更是发生了大转弯。曾经的时代英雄,被赶下神坛,沦为另一个极端。

最终,打压互联网平台的数据权力、遏制互联网平台的金融扩张,成为大势所趋,也是民心所向。

还有一个很典型的言论是:这些年,互联网巨头们,钱也该挣够了。眼下经济不太景气,它们是不是该顾全大局,多出点血呢?哪怕不符合市场规律,哪怕并不那么公平。

这番话,似乎也没有毛病。毕竟,我们跟欧美不一样。我们有自己的道路。

认清形势,放弃幻想。再强大的赛博权力,也必须从属于世俗权力。

风吹一阵就过,而草永远是草。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