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垄断现象不仅蚂蚁集团一家 会推行到其他支付主体

小萌宠 0

7月8日消息,据国新办官网综合,今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司长温信祥和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局长郭武平出席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范一飞表示,支付行业各方优化支付服务供给,采取减免商户手续费等措施,向实体经济让利超过百亿元。当前我国支付市场竞争充分,近年来支付行业持续让利,支付手续费总体低于国际水平。

降低支付手续费、跨行ATM取现手续费的影响

范一飞指出,出台的12条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支付手续费措施,涵盖银行账户服务、人民币结算、电子银行、银行卡刷卡、支付账户服务等5方面,聚焦降费呼声高、使用频度高的基础支付服务,为市场主体恢复元气、增强活力再帮一把。此外,人民银行配合银保监会,推出降低自动取款机(ATM)跨行取现手续费措施,适应异地养老、医疗等需求,便利百姓现金使用。相关降费措施已于2021年6月25日以政府部门联合发文、行业协会发布倡议书等形式推出。这些措施实施后,预计每年为市场主体、社会公众减少手续费支出240亿元,其中惠及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超过160亿元,有助于降低资金流通成本,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促进消费提质扩容,对助力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温信祥补充称,这次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推出的支付手续费、跨行ATM取现手续费降费措施,我们预计每年会为市场主体和社会公众减少手续费支出240亿元,当然因为有很多是市场定价的,我们也通过行业协会进行倡议,也有可能超过这个数字。直接作用一是小微企业降低了交易成本,增加了可支配收入,从供给和需求两端,对消费也是有影响的,因为可支配收入增加了以后,消费也会得到提升。当然,消费受影响的因素比较多,比如消费结构、消费价格弹性。

2021年五一假期支付业务数据显示,假期百姓出行消费需求进一步释放,其中旅游出行、餐饮住宿、影视娱乐均呈现较高的涨幅,支付行业有力地支持我国消费扩容提质和假日经济活力释放。根据清算机构银联、网联的数据,在五一假期期间共发生跨机构支付交易122.2亿笔,金额7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了32.6%和32.3%。2020年受疫情影响不可比,我们跟2019年五一假期比,同比分别增长了88.6%和70%,主要是有几个特点。旅游市场复苏态势明显,大型旅游服务平台日均交易笔数及金额同比分别增长了133%和131%,较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增长了7%。餐饮、文娱在假期日经济拉动下也迎来了小高峰,常见的品牌餐饮商家交易笔数和交易金额同比分别增长98%和79%,影视娱乐行业交易笔数和交易金额同比增长分别为172%和161%。

范一飞还表示,为了确保本次降费政策落地见效,切实惠及市场主体,切实做到“降费不降服务”,人民银行会同相关部门在出台降费措施、指导行业协会发出降费倡议的同时,推出了一系列配套措施,概括为“一个规范、两套机制、三项加强”。具体讲,要规范支付手续费的收费情况,要求银行和支付机构对收费情况进行自查和清理,不得采取先升后降、转嫁成本的方式变相提高支付手续费。

央行要求银行和支付机构建立两套机制,确保政策精准传导。第一,要建立“小微企业动态识别机制”,合理界定小微企业身份。小微企业刚开始的时候是比较好认定的,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以后可能会改变身份。对于无法准确界定小微企业身份的情形,要秉持“应降尽降”原则,最大化惠企利民。第二,针对误收费等情况,健全“费用退还机制”,简化退费办理的手续和流程,确保降费政策应享尽享。

同时,央行还会协同加强三个方面的工作,推动政策红利直达实体。一是加强政策解读和宣传引导,确保政策能用、会用、好用。二是加强窗口指导,发挥国有大行、清算机构的示范带头作用。我们也关注到,政策出台以后,国有大行、主要支付机构、清算机构也纷纷发声,将严格落实降费通知,积极响应降费倡议,支付行业已经形成了减费让利的良好氛围。三是加强监督管理,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发展改革委和市场监管总局,会按照部门的职责分工,对支付手续费收费行为进行监督检查,对政策执行不到位的机构加强督导,人民银行已将相关的政策落实情况纳入2021年的重点检查内容。

垄断现象不仅存在于蚂蚁集团一家 会推行到其他支付服务市场主体

范一飞还表示,这几年支付产业发展速度是很快的,近年来保持50%以上的增长率。同时,在这个发展过程中确实出现了一些不规范的行为,人民银行有条不紊地开展工作,总体上支付市场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一方面是发展速度非常惊人,另一方面,针对发展中出现的垄断、资本无序扩张等行为,也在陆续开展工作。特别是前几年成立了网联公司,对支付备付金进行管理,这对扭转支付市场出现的情况起了一定作用。

范一飞指出,下一步,还会继续本着促使支付市场更好更快发展的同时,针对支付市场出现的不规范行为,还持续予以规范。他表示,前段时间,包括像蚂蚁集团反垄断情况进行了一些约谈,另外也披露了相关信息。垄断现象其实不仅仅存在于蚂蚁集团一家,其他机构也有这样的情况。对蚂蚁集团采取的措施,也会推行到其他的支付服务市场主体。大家不久就会看到这个情况,希望大家批评监督,有什么批评和建议也可以提出来,我们共同推动支付服务市场往前走。

另据温信祥披露,2020年支付系统处理的支付业务金额8195万亿元,是同期GDP的81倍,应该说有力支撑了我们国民经济资金循环。2020年,银行处理电子支付业务2352亿笔,支付机构处理网络支付业务8273亿笔。现在支付业务主要由两个主体提供,就是商业银行和支付机构。人均办理移动支付笔数是615笔,可以说为民生和经济做了很好的贡献。我国移动支付使用率86%,这是根据普华永道的消费者调查数据得来的,位居全球第一,是美国的两倍以上,是全球平均水平的2.5倍。还有一些其他的指标,支付供给能满足整个生产生活、民生需求。

比特币等已成为一个投机性工具 存潜在风险

近期,央行就虚拟货币炒作约谈了银行还有支付机构,有关部门也对一家公司予以清理整顿。央行在这一方面下一步的打算如何?在国家层面是否也会对这些为虚拟货币相关活动提供服务的公司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范一飞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首先,数字货币发行主体可以分成私人数字货币以及央行数字货币。私人数字货币的典型代表是比特币等这样的货币,也包括推出的各种所谓“稳定币”。这些货币本身已经成为一个投机性工具,市场出现了这种情况,也存在威胁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潜在的风险。同时,也成为一些洗钱和非法经济活动的支付工具。一些商业机构所谓的“稳定币”,特别是全球性的“稳定币”,有可能会给国际货币体系、支付清算体系等带来风险和挑战,我们对这个问题还是比较担心的,所以采取了一些措施。

针对私人数字货币,它是不是作为货币信贷存在,我们还在观测和研究。范一飞表示,我们要大力推进央行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也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批发型央行货币,主要是面向商业银行等机构类主体发行,多用于大额结算,另一种是零售型央行货币,主要是面向公众发行,可以用于日常交易。

范一飞还透露,目前社会各界对批发型央行数字货币影响基本上已形成一些共识。大多数研究认为,批发型央行数字货币不会对现有金融体系带来影响。对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的认识分歧是比较大的,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会不会引发金融脱媒、会不会削弱货币政策、会不会加剧银行挤提等,争论比较集中。我们对这些问题也高度关注。目前正在试点过程之中,这些数字人民币究竟对货币体系、货币政策、金融稳定带来哪些影响,我们始终高度关注,我们也努力通过业务、技术和政策设计,确保数字人民币体系对这些宏观方面的影响降到最低。我们还是有信心把这项工作继续扩大试点面,加大试点范围。我们主要是白名单邀请方式,白名单用户已达1000万,希望大家有机会也可以尝试使用。北京冬奥会场景是下一步试点的重点领域。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