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判变相突破利率红线 某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旗下现金贷业务停滞

小萌宠 0

QQ截图20210708101815.png

来源 | 镭射财经(ID:leishecaijing)

今年以来,捷信消费金融(以下简称“捷信”)的数字化转型遭遇了剧烈的阵痛,继全国范围裁员后,大规模暂停线下自营消费贷。近期,捷信的线上现金贷业务也陷入停滞状态,其App信息显示“相关消费贷款产品上架中”,并为小赢卡贷、众安小贷等产品导流。

知情人士向「镭射财经」透露,目前捷信的商品贷业务只在重庆、四川等少数地区开展,全国大部分地区都是停业状态。至于现金贷业务,已完全停滞。

“公司称5月份恢复业务,后来又说6月份,可是直到现在也没恢复。”有捷信员工直言,公司一直在安抚员工,宣传目前正在调整系统,系统还未升级完毕,并且已经融到资金,以后还会再做商品贷。“感觉就是忽悠员工,线下虽然转向助贷业务,但通过率非常低。”

除了展业受阻,捷信的司法催收也遇到困境。年初至今,捷信屡被法院驳回诉求,法院认为它的贷款利率过高,甚至突破变相突破法定利率红线。虽然民间借贷新规的适用范围不包含金融机构,但随着贷款市场利率下行,民间借贷新规对消费金融公司的渗透还在进行,这无疑会给捷信较高利率的存量贷款增添隐患。

不久前,捷信对外公布最新业绩情况,尽管盈利相较去年改善,但业内不以为然,部分员工认为盈利完全是在吃老本。在内忧外患的处境中,捷信的转型之路迷雾重重。

突破利率红线

在消费金融公司关联的金融借款纠纷案件中,一般都会主张所涉案件不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但仍有不少地方法院在审判金融借款纠纷时参考民间借贷利率标准。

5月份,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在审理关于捷信的金融借款纠纷案时就参考四倍LPR确定贷款利息。其中,一位借款人在2018年2月向捷信申请贷款6万元,后来认为利息过高停止还款。

捷信在该笔贷款中每月收取贷款利率2%、服务费率1%,另外每月收取客户保障服务包手续费86.4元、灵活还款服务包费15元,四项费用总计折合年利率38.028%。

法院认为合同约定的贷款利率、服务费等总计折合年利率38.028%,已远远超出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也明显超出一般金融机构通常情况下约定的贷款利率。由于捷信没有证据证明所收取的服务费等费用提供了何种服务,被法院认定为变相突破法定利率红线,因此这部分费用也不被支持。

与此同时,法院支持借款人按照民间借贷利率上限,支付自2020年8月20日起到借款返还之日的利息,即按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计息。

法院回应称,根据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降低融资成本等原则和精神,应区别对待金融借贷和民间借贷,并适用不同规则和利率标准。虽现有法律及司法解释没有明确规定金融借款利率上限,但因金融借款利率比民间借贷利率低,因此,一般来说,金融借贷的利率应不高于民间借贷利率。

就捷信的产品定价而言,除了利息,还包含客户服务费、增值服务费等。早期,捷信利用这高定价覆盖高风险的方式疯狂扩张,直至资产规模突破千亿。如今,捷信的业务式微,但产品定价仍包含高额的服务费,综合息费远超部分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利率上限水平。

以捷信消费金融乐易购商品贷旗下的随心贷产品为例,日贷款利率0.058%,日客户服务费率0.04%,对应年贷款利率为21%,年客户服务费率14.568%。以贷款利率和客户服务费率为口径计算,随心贷综合息费高达35.568%。

转型面临内忧外患

2020年业绩创新低之后,捷信边裁员边调整业务,业绩虽有抬头,但前景堪忧。据捷信消费金融总经理翁德雷·弗里德里奇 (Ondrej Frydrych)透露,今年1至5月的盈利已超2020年全年。

接近捷信的业内人士表示,捷信去年利润本身就低,今年超越去年根本不值得一提。虽然今年分期业务量也很低,但今年开年大幅裁员,已经削减了巨大的人力成本、后台服务成本,相对应地出现利润增长。“只靠存量,根本不会撑太久。”

转型助贷,不一定是个好方向。捷信员工表示,公司在目前阶段业务转向助贷,但助贷的前景有限,通过率低暂且不论,原有的商户和用户也不认可。捷信甚至还给员工下发助贷KPI,要求市场人员向线下门店推荐第三方助贷产品,每人每月三十单。

捷信现在人员配置向助贷合作、商城开发、风控模型重构倾斜。其中,线上商城是捷信着力打造的产品,并且正在把所有的流量和渠道引至商城,但分期业务停滞,维系商户和用户的纽带断裂,这势必会降低商城中用户的活跃度和粘性。

除了内部动荡,捷信还面临外部强敌的竞争。从现在的业务情况来看,捷信想在短期内回到净利10亿以上非常难,业绩虽有复苏,但距离其他头部机构差距依然大。招联消费金融在2021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35.89亿元,净利润高达6.56亿元;中邮消费金融截止4月份就实现营收16.33亿元,净利润5.72亿元。

体量萎缩,自营业务停滞,行业地位下降,捷信面临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市场处境。5月8日,联合资信还把捷信及相关债券列入评级观察名单,联合资信表示捷信2020年的经营业绩和业务策略等方面显示出,其业务规模收缩趋势较明显、高管稳定性波动、资产质量下行压力较大、未来经营发展趋势尚不明朗等问题。联合资信在报告中还称,2020年末捷信消金逾期贷款占比高达21.87%。

资产端不稳定,资金端成本攀升。4月份,捷信发行2021年第二期个人消费贷款ABS,发行规模为18亿元,优先A档为13.28亿元,票面利率就高达6.0%;优先B档1.15亿元,票面利率为6.5%。

融资难,贷款利率下行,加上监管对联合贷杠杆整治,或导致捷信自营业务难以为继。在捷信的分期业务构成中,截至2020年末,现金贷在总贷款余额中占比高达79%,如果现金贷业务暂停,捷信的基本面必然不会好看。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