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作虎:七年拐点来临 一加到了晋级规模的时刻

小萌宠 0

  成立七年来,“小而美”一直是外界给一加打上的标签。甚至可以说,一加公司和CEO刘作虎也乐于接受这个评价。而现在,刘作虎要把这个标签撕下。

  他认为,七周年对一加可能是一个拐点,过去一加一直聚焦做旗舰机,而现在要破圈影响更多的用户。

  改变已经在发生。在欧洲和印度等地,一加推出了中端产品线Nord;在中国,刘作虎为明年的一加定下了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销量目标”,并建立了线下团队,两个月的时间扩充至一千多人;在印度,一加发布了多个系列的电视产品,明年还计划推出智能手表等IoT产品。

  谈及如何实现规模晋级,他还是给出了一如既往的关键词“做好产品”。刘作虎说,产品是1,其它是1后面的0,“未来我们要做得更大,一定不能丢了最根本、最根基的东西,就是做好产品。”

  从“小而美”破圈

  多年来,一加一直保持着每年只推出1-2款旗舰机的节奏。而今年,一加在原有的高端旗舰系列之外,全新推出了中端产品线Nord。

  实际上,一加在2015年曾经尝试过中端产品一加X,但以失败而告终。刘作虎认为,2020年与2015年已经极为不同,2015年时一加还是一个新品牌,行业竞争十分激烈,用户的认知度不够;而2020年,经过七年的积累,一加的品牌号召力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

  此外,由于5G的成本提升,一加的旗舰机价格相比之前贵出千元。刘作虎反而认为这对品牌发展不是一件好事,曾经的用户在价格上会与一加越来越远。“我们五、六年前的旗舰机也就是2000多人民币,现在我们突然变成6000人民币,会跟很多用户距离拉开了。现在Nord回到了400美元,很多用户很开心,是买一个刚刚好的产品。”

  刘作虎透露,在印度市场,一加通过Nord首次进入Rs 20000–Rs 30000的中高端手机市场,并在第三季度成为该价格段最畅销的单品。而未来Nord产品线会在中国等更多市场推出,让更多用户体验到一加的产品。

  不过他强调,一加在国内的重点依然是发力高端,他定下了明年在中国市场做到线上高端第一的目标。与其它品牌从中低端走向高端的路径不同,一加是先有高端,再通过多产品线扩大用户规模。刘作虎表示,在这个过程中,一加将控制高端产品的占比,“我总不能最后做到三年以后,90%都是中低端产品,那我们品牌就没有什么价值。”

  但要在中国抢食高端市场,刘作虎坦言离不开线下渠道。“他们都没有见过,都没有摸过的话,让他在线上渠道买6000元的手机,挑战是非常大的。”据悉,一加已经成立了线下团队,目前全国已经超过一千人。

  不过在线下渠道的模式上,他强调,一加坚持了“窄渠道”的方式,而不是追求销量而盲目铺宽分销。“要保证跟我们合作的经销商获益,把利益绑定在一起。一定要保证健康,不要盲目的发展。”

  除了手机产品线之外,一加此前已经在印度市场发布了几款电视产品。刘作虎透露,一加接下来将加大在IoT生态上的投入,计划明年推出智能手表,后续还会有更多IoT产品面世。

  守住产品核心

  从小而美到晋级规模,雄心勃勃的计划之下,一加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顺利完成目标?

  在刘作虎看来,明年一加最大对手是自己,而不是其它手机厂商。在团队规模逐渐扩大之下,如何运营好团队,把产品、营销、线下渠道做好,这才是一加面临的最大挑战。

  而最根本的还是他一直最重视的产品。比如在中端产品线Nord上,一加会把在旗舰机上的积累体现出来,关注设计,强调流畅,延续一加的产品基因。

  在手机产品上,刘作虎还提出了更高的目标。他向一加研发团队提出的要求是,明年重点要把影像做到全球第一。“如果在影像上做到全球第一,我觉得我们明年就成功一半了。”他说,曾有外媒记者向他评价一加8T,认为是最好的安卓手机,但在影像上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因此明年一加将加大在影像技术上的投入,这也是一加明年最重要的技术方向。

  在IoT上,相比其它手机厂商,一加布局的时机并不早,但刘作虎认为也不算晚,甚至明年、后年布局也不晚。在他看来,做IoT生态的核心是产品连接的体验,而不是销售思维。“就像我最开始做电视,如果只是传统的电视,我卖一百万台,一千万台,那不是我的目的。”

  他认为,在IoT生态的构建上,很多厂商提出了不同的概念,但中间的连接做的还是不那么完美。每多一个设备,连接难度就会呈指数级的增加,目前手机、手表、耳机、电视等产品之间的连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一加的思路是,有节奏的一个产品一个产品来做,把每一款产品都做到无缝的连接体验。

标签: #一加 #刘作虎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