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人与藏獒究竟到底是谁的错了

小萌宠 0

   【批注】李光福,绵阳市北川县人,除开健身运动,特别喜欢念书,人体和生命总有一个走在路上,著作散见于好几家报纸杂志及互联网媒体。

   有些人把日常生活在中国中西部高原地区上的狗,分成三类:看家狗、城池狗和流浪犬。藏獒在蒙古语里的意思是拴系的犬,当之无愧归属于看家狗。藏獒仅仅狗,却拥有中国东方神犬、犬中之首等美名,因为它是举世公认的最老旧而仅剩于世的稀缺犬品种。

   狗是人们最忠实的盆友,替人们看家护院。殊不知,一些日常生活富裕的人,却把狗当做了玩具,像关爱“小三”一样惯着宠着,一天到晚搂在怀中,乃至还像人一样被穿上了漂亮衣服。在狗的大家族中,藏獒因其凶悍的体貌特征,不管怎样也掩藏出不来温柔体贴一样的脉脉含情,始终也享有不上被主人家强抱在怀中的那一份亲密无间与荣誉。

   无论岁月怎样变化,岁月怎样交替,藏獒执着地恪守着西藏的佳园未曾摇摆不定,也从没更改。但是,以前一些富豪和爱狗人士对藏獒一度钟爱有加,一条姿容摆正,血系正宗的藏獒,身家超出了上百万,真可以说“一狗千金小姐”。因身家的飙涨,使它失去应该有的随意和开心,过到了牢房一样的日常生活,在又高又大牢固的铁笼里,一日三餐保证质量,不需看门,只需涨个。

   刚刚到藏北安多没多久的一个下午,顶着当空烈日,陪着老孙在屋旁的草坪上散散步,两行雄浑而豪壮的狂叫声,摆脱了高原地区的平静。我质疑地看见老孙,步伐却向狗的方位移去。老孙边走边说,狂犬病狗。好像喃喃自语,又好像在警示我。

   大家赶到仓库边上的屋檐,约莫人高的铁笼里,关着一只狮子座一样藏獒。大家立在铁笼旁停留犹豫,藏獒像因冤投牢的犯人,一声比一声更为绵长,用人体瘋狂地碰撞着铁笼,好像在对大家阐释着辛酸,更好像在对着大家宣泄心里的苦闷。我对藏獒的由来充满了好奇心,还没有张口问,老孙便说,它是一条疯獒。以前一位因养獒而发大财的生意人,发觉它性格狂躁,敏感多疑,每天给它喂养,却害怕挨近。放归田野,担忧出笼致伤,杀之又于心何忍,因此连着铁笼搬到这儿。

   我明白,藏獒的记忆能力强力,有一獒不护二主的叫法。我也不知道,眼下的这一条藏獒早已几易其主了,也许它一直在苦苦等待和想念着抚养它的第一位主人家。在历史上,有刘蝉装疯卖傻,诸葛亮装疯卖傻,王文韶装聋,她们都胸襟分别的目地。难道说,藏獒也是有不为人知的目地?如果有,也许仅有藏獒才知道。

   孤独的高原地区,仅有時间看起来极其富裕。我经常独自一人赶到藏獒铁笼边上,静静的看见它,它也聚精会神地望着我。在眼光的僵持中,我懂得了它目光中的恳求与哀告。它像一个犯错误的小孩,看起来孤单而憋屈,慢慢地垂挂眼前,把眼光放得很低很低,乃至爬行在地,将头放到两腿之间。它在威振万兽的霸气侧漏中,主要表现出了少见的诚服。我认为它并沒有疯,仅仅在人们对藏獒的比较有限认知能力中,它主要表现得的确像狂犬病狗。虽然藏獒的身家价格昂贵,却没有人想要去贴近一条神志不清的獒,就连它的一日三餐,也越来越饥饱诸行无常。那以后,我每日给它的饭盘里放些剩饭剩菜,间距几日,拆换一次饮用水。

   在一个漫天飞雪的早上,我又赶到了铁笼旁,像探视一样隔着护栏,蹲在它的眼前,四目对望。我告诉它:我将要离去高原地区,返回我的故乡,之后再不可以陪着你讲话,三餐让你喂养。它好像听得懂了我的话,拼了命费尽心思挤压铁笼。我摸了摸它的脑壳,它用两根前腿将我的胳膊死死夹到,多思考将我留下,亦或要我带上它离去这个地方,始终千万别分离。

   凛冽的寒风向我扑来,轰鸣也在持续鸣叫声。我绝情地甩掉它的两根前腿,站站起来的时候,它像一个孩子似的眼含泪水,全力嘶嚎。我忍着眼泪,回过头来去,听到它把铁笼撞得更响……

   那以后,我一直在想,铁笼中的藏獒果然疯了吗?要是没有疯,可为何见过它的人,一致觉得它疯掉呢?

标签: #宠物品种大全

上一篇喂养只小宠物, 小宠物一年要花要多少钱?

下一篇当前文章已是最新一篇了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